第318章 戏好看吗
书名:蚀骨情深:爱你蓄谋已久 作者:苏狸 本章字数:2301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6:09:54

医院里,苏小叶一直坐在床边陪着薄蕴。

薄蕴醒来之后没多久就睡了。

叶程也一直在旁边没走。

他看了看时间,对苏小叶说道:“你好好照顾薄蕴,我先回去了!我十点多的飞机,现在要走了!”

苏小叶点了点头,有些不确定的追问了一句:“他不会有事了吗?”

叶程笑着点了点头:“暂时不会有事了!有你在身边照顾,他一定好的比之前更快!”

说完,和苏小叶打了招呼离开了。

在叶程离开后没多久,薄蕴就醒了。

他看到苏小叶有些憔悴的面容,皱眉问了一句 :“你昨晚没有好好休息!叶程呢!”

苏小叶看着薄蕴依旧苍白的面容,和他耸耸肩说道:“走了!回国际中心了!接下来我照顾你!”

薄蕴眉头微蹙:“他走了?”

苏小叶起身去给他拿水,和他问了一句:“喝水吗?”

薄蕴心疼的看着苏小叶疲倦的面容,挪了挪自己的身子,对她说道:“到床上躺会儿!”

苏小叶刚想要拒绝,就对上他担忧的目光,径自叹了一口气:“好,你先喝点水!”

想起了以前的事,经历了薄蕴的死里逃生,苏小叶对薄蕴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薄蕴张嘴让她喂了两口水。

喝完之后,他又说了一句:“躺下吧!”

苏小叶也不反驳,按着薄蕴的话,在他身边的病床上躺下了。

实在是因为苏小叶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见到薄蕴终于没事, 终于松了一口气,困意上来,她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薄蕴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唇角卷起浅笑。

门口,薄蕴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了。

他坐在轮椅上,身后并没有跟着人。

薄蕴看到薄勤,淡淡的扫了一眼,冷漠的说道:“有事吗?”

薄勤今天是一个人来的。

他因为动完手术之后并没有好好休息,面容憔悴而疲惫,看上去情况并不好。

薄勤自己推着轮椅进来,朝床上的苏小叶看了一眼,声音颤/抖的说道:“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薄蕴看着薄勤,对他说道:“除了我母亲,她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爱的人!”

薄勤听到这话,双唇颤/抖:“你终究是恨我,恨薄家的!”

薄蕴看着他,似听到了什么极可笑的话:“我恨你,恨薄家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薄勤有些激动的看着薄勤:“我当年是太爱你母亲了,看到她躺在别的男人怀中,我是嫉妒才会这样的!如果我当年并不是那么爱你母亲,我就不会那么失去理智!”

薄蕴冷漠的看着薄勤已经苍老的面容。

这个男人比母亲大了二十八岁,即便如今已经年过七旬,他依旧风采不减当年。

当年,这个男人风度翩翩,北城出名的人物,母亲不过是一个小护士,能嫁给他,母亲曾说,那是她最幸福的一刻。

哪怕是到死,她母亲也不曾后悔嫁给这个男人。

可是,在薄蕴看来,如果母亲不嫁给这个男人,她的人生会更幸福,更美好!

她嫁给了一个以为能为她遮风挡雨的人,最终她承受的一切风浪却都是她给的。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母亲,如果你真的爱她,那就不会在看到她躺在别人怀里之后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你只爱你自己!发生这样的事,你在乎的事你的面子,你的尊严,其他的你都不在意。”

薄蕴冷笑着说道。

薄勤激动的否认:“不,我当年是太爱你母亲了!就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我才听不进去那些!是我太固步自封了!”

薄蕴却根本不想再和她说什么了,只冷声的说道:“你今天来就是想要和我说这些吗?如果你只是和我说我母亲的事,现在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这么多年,薄勤在让心理医生抹掉苏小叶一切关于他的记忆时,薄蕴对薄家就再无任何感情了。

“阿蕴,就算你恨我,就算你永远都无法原谅我,那也请你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放过薄家!”

薄蕴听到薄勤这话,冷笑了一声:“说了这么多,你不过是舍不得你的薄家而已!薄家早四年前就应该没有了。”

薄勤听到这话,面色煞白,他紧盯着薄勤说道:“四年前我就对你说过!你敢动小叶,我不会放过薄家!”

薄勤身子颤/抖的更加剧烈了。

他从未想过这个自己从来看不上的儿子居然翻手之间就毁掉了他一辈子苦心经营的这一切。

“阿蕴,你是在怪我选择了阿韬培养吗?”薄蕴艰难的朝薄蕴挤出一句话。

薄蕴讥诮的看着他,吭声说道:“放弃?凭薄家的财力难道你没有能力把我和薄韬都养在薄家吗?在你眼中,我和薄韬就非要两个选一个吗?放弃谁,不放弃谁,哪个就不是你骨肉至亲了!”

他冷笑的看着薄勤。

突然,他诡异的笑了起来,他缓缓开口说道:“你应该没有看过亲子鉴定吧!”

薄勤听到薄蕴这话,蓦的抬头紧盯着薄蕴。

他已经能猜到薄蕴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他死死盯着薄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激动的朝薄蕴说道:“不要说!接下来的话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薄蕴却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是缓缓对薄勤说道:“如你所愿!我不是薄家的孩子!当年母亲并没有生下你和她的孩子,那孩子死了!母亲受不了打击,就在医院抱养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我!”

这一刻,薄勤的双眸血红,愤怒的说道:“不可能!我做过亲子鉴定,我和你的关系就是亲父子!”

薄蕴冷笑着:“当年我母亲怎么和你解释,你都不听,如今却又不愿意相信我不是你的孩子了!”

薄勤捂住胸/口不住的喘/息。

薄蕴看着薄勤的样子,伸手按下了病床前的铃。

医生很快就过来了。

他指了指薄勤,对医生说道:“他不舒服,把人带走!”

医生看着薄勤的样子,立刻就把人推走了。

等薄勤走后,薄蕴低头看了一眼躺在自己怀里的苏小叶,笑着说道:“戏好看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